沭阳网首页   |   手机沭阳网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沭阳网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际财经>正文

贸易霸凌惹火上身 30多国数字税直指美互联网巨头

2020-08-11 12:32:40    来源: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数字税争端正成为新一轮全球贸易摩擦的潜在引爆点。今年以来,全球已有30多个国家先后宣布对大型互联网公司征收数字税。对此,作为互联网公司巨头扎堆的国家,美国表示强烈反对并威胁实施贸易制裁。但美国此举反而激起更多的国家加入征收数字税的行列。

  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依然笼罩全球。数字税争端引发的贸易摩擦愈演愈烈,让全球贸易环境雪上加霜。国际社会呼吁,放弃单边主义和贸易霸凌,回归国际多边协商的谈判桌,才是维护世界经济发展的正确选择。

  多国开征 美国威胁制裁 

  近日,菲律宾众议院批准了一项法案。根据法案提议,菲政府将对数字服务征收12%的增值税。此前,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国已通过或者已实施开征数字税的法案。

  对于数字税,亚洲国家并非“第一个吃螃蟹”,欧洲国家才是先驱和主力。

  近年来,美国频频对从欧盟进口的产品加征关税,引发欧洲国家强烈不满,并作出反制措施。

  2019年7月,法国参议院批准征收数字税,率先打响了全球征收数字税的第一枪。

  美国随即对法国数字税展开“301调查”,并在去年12月威胁对法国24亿美元的对美出口产品征收高达100%的关税。经过一番磋商,美法双方同意休战并展开谈判。与此同时,多个国家试图通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框架就如何对跨境互联网企业征收数字税达成多边协议。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谈判进程变得复杂。今年6月,美国出人意料地宣布暂时退出OECD框架下数字税的国际协议谈判。随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欧盟、英国、意大利、巴西、印度等10个贸易伙伴已执行或拟征收的数字税发起“301调查”。

  面对美国的威胁,很多国家决定还击。7月6日,欧盟27国以压倒性优势通过可支持欧盟快速对美反击的提案。法国政府表示,不管美方是否回到谈判桌前,法国决意于今年开征数字税。

  开征数字税,一些欧洲国家已成功“抢滩登陆”。从今年1月起,意大利、奥地利、英国等国相继实施各自国家制定的数字税法案。欧盟、西班牙、奥地利、捷克、波兰等经济体的数字税法案正在酝酿实施当中。

  目前,征收数字税的风潮正在加速扩散。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正在跟进征税队伍。巴西正在考虑根据大型科技公司提供数字服务的总收入征税。肯尼亚和尼日利亚也将征收数字服务税列入计划。截至目前,全球已有30多个国家加入征收数字税行列。

  “从各国出台的规定看,数字税主要是针对全球数字服务营业收入超过一定规模,且在本地数字服务营业收入超过一定规模的互联网巨头,就其本地营业额征收。以前,数字税按利润征收所得税,互联网巨头会转移利润到税率低的地方;现在,按互联网企业得自本国的营业收入征税,可以规避利润转移造成的税源流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国家安全研究室主任冯维江对本报分析称,从税基看,各国并不一致,有的只对在线广告业务营收,有的更加广泛。各国制定的数字税税率也有所不同。从数字服务供需来看,美国是主要供给方,其他各国是主要需求方。

  逃避税收 美国大赚特赚 

  “数字税争端是各国经济形态进化不均衡不同步背景下,新旧经济形态冲突的一个缩影,其实质是跨国公司利润在国家间的再分配。”冯维江认为,数字经济落后国不甘于沦为先进国的数据来源地和数字服务倾销市场,希望通过税收再分配,分享利益、改善本国数字基础设施、缩小与先进国的数字鸿沟或差距。鉴于数字巨头多集中在美国,绝大多数国家处于数字服务消费端。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会加入到征收数字税行列之中。美国的反制措施,主要是想利用在双边层面的优势施压,维护本国数字巨头的利益。

  国际社会关于数字税的讨论已持续多年。作为新兴产业,全球数字经济勃兴是数字税产生的土壤。

  在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的排行榜上,苹果、谷歌、微软、脸书等公司都跻身全球最赚钱的50家公司之列。这些发端于美国的公司,在为全球提供数字服务的同时,也为美国赚取了巨额“数字贸易顺差”。

  事实上,所谓的“数字税”一直都存在,并非“新创”税种。只是按照先前的法律框架规定,互联网企业的数字税只需要在其总部所在地缴纳即可。然而作为互联网企业“发源地”,美国互联网企业的总部几乎全部设在美国境内,所以这部分数字税全部落入美国腰包。

  此外,一些互联网巨头钻法律漏洞,也让欧洲国家很窝火。据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法国财政部部长勒梅尔曾指责,美科技巨头如苹果、谷歌和脸书通过将欧洲总部设在爱尔兰和卢森堡等“避税天堂”国家来逃避税收。这些美国互联网公司在法国、德国等地开展业务赚得盆满钵满,却享受着爱尔兰和卢森堡的低税收待遇,这显然有失公平。

  美国一直在对数字税说“不”!分析指出,美国的做法颇有些“双重标准”:一方面以国际法作为衡量数字服务税合法性的标准,另一方面却不愿将问题诉诸WTO,也没有依靠OECD对规则作进一步阐释与协调,而是直接将美国国内法置于国际法之上,威胁要对“违反者”施加高额关税。

  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数字税落地的迫切性。受疫情影响,各国社会公共开支激增。相关国家政府为了弥补赤字需要寻找新的税基,大型科技公司正是合适的对象。勒梅尔表示,“数字税从未像现在这样合法和必要。疫情之下,科技巨头的业务表现要比其他所有行业都好,因此需要承担更多的义务。”

  欧盟经济事务专员保罗·真蒂罗尼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给欧洲经济带来的压力,凸显了就全球数字征税框架达成协议的重要性。疫情引发的经济困难,是说服某些国家支持数字服务税的一个因素。

  新规谈判 各方分歧巨大 

  有专家指出,综观世界经济发展史,税收制度的首要价值在于对经济模式转变给予支持性的回应,同时也能促进投资和商业活动在全球范围内开展。数字经济必然会带来全球经济治理规则的调整,加剧各国围绕产业政策、税收主权和利益分配等的新一轮博弈角力。美国退出谈判无法阻止数字税在全球范围内推广的进程。

  分析人士指出,之前的国际税收体系是针对制造业的产业链和价值链而设计,在近20年数字经济的冲击下已经显得处处漏风。这种漏洞让一直强调财政纪律的欧洲国家难以容忍,它们率先推出数字服务税,就是为了填补漏洞的“补丁”。

  针对以数字服务税为主的国际税收新规则,经合组织正协调全球近140个国家进行谈判。此前,各方希望在今年7月达成协议,并于明年开始实施一项全球数字服务税。但由于疫情影响以及各方意见分歧较大,谈判进展缓慢。

  “各国必须就对科技巨头征税达成一致,否则将面临贸易战的风险。”OECD秘书长古里亚呼吁各方努力促成这一问题解决,以缓解贸易紧张局势。

  冯维江表示,美国退出谈判,加大了多边框架下形成全球性解决方案的难度。美国的单边措施和“美国优先”政策削弱了OECD和WTO等国际组织的权威性,降低了多边谈判的有效性。多边框架下的税收规则谈判越是缓慢,越容易激发更多国家采取单边数字税作为应对措施,更具针对性地保护本国中小企业和国内用户的价值创造,改变国家持续面临的税基侵蚀现状。

  “随着世界经济数字化程度的不断上升,国际层面又缺乏关于数字税征收的规范与制度安排,数字税争端短期内可能呈现上升势头。数字税最终解决,还有赖于数字服务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通过多边协调达成具有一致性、规范性、强制性的制度安排。”冯维江说,国际社会应加速推动多边谈判,合作解决OECD中的理论性和技术性难题,尽早实现国际税基的合理分配。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